2015-01-31

新界東北天然屏障-八仙嶺

如果看見新界東北四字,筆者相信大多數人都會聯想到,近年政府在一片爭論中依然通過的「新界東北發展計劃」。然而新界東北範圍廣闊,除了涉事的打鼓嶺、古洞北等地之外,即將介紹的八仙嶺也位於新界東北地區之內。

八仙嶺之所以得此名稱,乃因其長達一公里的山脈,山脈由八個山峰所組成,當中以西邊的純陽峰為最高點,達590米。由西向東數,即是純陽、鍾離、果老、拐李、曹舅、采和、湘子和仙姑峰。八仙嶺因為其山脈之形態獨特,加上南向吐露港,無任何阻擋,即使遠在馬鞍山,也能輕易被望見並辨認出來。


要登上八仙嶺,可乘搭火車至大埔墟,再轉乘巴士或小巴至大美督下車,再經新娘潭道,接入八仙嶺自然教育徑,最後沿衛奕信徑十段上行,便可到達仙姑峰。登山後只須沿衛奕信徑九段一直行,經過黃嶺和屏風山,便能到達鶴藪。於鶴藪就可乘搭小巴至粉嶺火車站離開。當然,也可以反方向走,以鶴藪為起點,大美督為終點,而這次筆者就正是由鶴藪起行。網上資料大多指四、五個小時便能走畢全程,而筆者和朋友行行停停,用了七小時,由早上十一點走到下午六點多才完成旅程。




在黃嶺時,沿途可遠眺一河之隔的深圳鹽田區。而整個旅程途中,視野也相當廣闊,可以看到船灣淡水胡、大埔、中大、馬鞍山等景色。唯當日天氣欠佳,能見度稍低,相片就不在此分享了。








在中大生活時,周不時都在合一亭望到八仙嶺,早已產生走一轉的念頭。那時看見連綿山脈,都抵不了自己眼前一根手指,總以為可以很快走完整條山脈。但當站立在山上時,即使再多手指,也掩蓋不了巨大的山體。而原先很快走完的念頭,也頓成了三歲小孩的傻氣想法。

七個鐘頭後,我們終於到達仙姑峰,實在累透了。不過,還有下山走至大美督的路等著我們呢……



雖然八仙嶺路線需要的體力比較多,然而難度亦不算高,加再視野的廣闊,是香港不可多得的休閒行山路線。若天色見好時,大家一定要去走一趟呢。

攝於 2015.01.28 @ 八仙嶺

Facebook Page|Dorason Photography



2015-01-28

隨便分享的snapshot




當拍攝成為習慣,在生活的很多時候

你都會拍攝,然後就會儲下一大堆snapshot 




當遇上失意或唔如意時,我總會望向心中一點光明。

在大部人眼中,或稱之為信念,而我,則稱佢為信仰。




我叫呢舊做獅子雲,Lion Cloud,子山個朋友。




路,一直走下去。




這個城市,每日在建設。

人在社會,便成了建設的齒輪。

生活在這裡,真讓人容易疲憊。




於台中,搭高鐵返台北,候車月台上。




很美。




冬天時想念夏天,夏天時想念冬天

有人試過嗎?




波音777外的夜空。




Facebook Page|Dorason Photography

http://www.facebook.com/dorasonhk

2015-01-25

【後製反思】執相=假?



不少人對於執相、後製二詞的想像,都投射在Photoshop、Lightroom這些流行的後製軟件,以及誇張的後製相片上。事實上,早在菲林攝影的年代,對相片作後期修改已經存在,而且更發展為一門高深的黑房技術。來到今天,後製的門檻大減,不單電腦可以為同一幅相片作無限次、零成本的修改,甚在手機也具有一定程度的後製能力,例如Snapseed、VSCO Cam就是筆者常用的手機軟件。後製發展前所未有地蓬勃,充斥著你我的四周。反思後製,似乎是每個攝影人應該要經歷的一過程。


不約而同地,筆者這星期內與兩個朋友都談及過後製的事。他們對攝影認識不深,是攝影人眼中的一般人。過程中,筆者發現他們的字裡行間,都藏著「後製等同偏離現實」意識,下面是他們其中一些說法:

-為了忠於現實,所以自己不會去執相
-執相的攝影師,感覺有點虛偽

其實自從出現數碼攝影以後,執相不執相的爭論,就未曾停止過。稍後,筆者將以個人的執相經驗,特別是在於色彩的調節上,講講對「後製等同偏離現實」的看法,以釐清部分人對後製的誤解。


後製真的會使相片偏離現實嗎?

忠於現實,可能是其中一個不支持後製的人,最常提出支持減少、甚至完全不後製的理由。這個論述建基於的,是所有相機的原廠直出設定,就是最能夠反映現實的色彩設定。

然而,我們需要知道,世界上並沒有最忠於現實的色彩設定。

縱然不同的相機品牌,或許大多以追求忠實地表現現實色彩而設定預設色彩(即相機的Default或標準相片風格)。但這亦非必然的,吸引大眾眼球的鮮豔色彩,或是品牌傾向的色彩味道,也可能成為廠商為相機設定預設色彩的其中一個方向。以上的說法,其實只要大家用過不同品牌的相機,便能夠深切體會。若再說下去,即使同一品牌的相機,不同時期、系列、定位的相機,或同一機身配以不同鏡頭,直出相片的色彩,也不盡相同。由此可見,沒有後製就能夠最忠實地反映眼睛所見的色彩的看法,是很難站立得穏的。

相反,後製過程,為攝影者提供一個彈性空間,調節各項設定。若你想反映眼見色彩,就可藉著後製,輸出最接近眼睛所見的色彩之相片。當然,這是主觀事情,你和我的忠實色彩也可以大有不同。但若以回應忠於現實的主張來說,後製似乎比沒有後製更勝一籌。相片後製,不單可以不使之偏離現實,更是幫助相片還原成肉眼所見的好工具。

最後,當社會上每個人都追求自主獨立、XXX不代表我的時候,對於所謂真實色彩的詮釋,又何嘗不能同出一轍。與其讓品牌和相機定義的直出顏色,奪去對真實色彩的詮釋權,倒不如認真學習後製,調整出自己認為最接近肉眼所見之色彩吧。

Facebook Page|Dorason Photography
http://www.facebook.com/dorasonhk

2015-01-15

九龍之巔-飛鵝山




講起香港既高山,或者唔少人都會諗起大帽、大東同鳳凰,因為呢三座係香港境內唯一高過800米既山峰。但如果分地區黎計算,九龍範圍內最高既山係飛鵝山。飛鵝山高603米,於山上,能夠睇到整個東西九龍,以及將軍澳北同白沙灣既景色。值得一提既係飛鵝山既英文名係Kowloon Peak,比起中文名,似乎更加能反映此山為九龍之巔既特點。

交通:喺九龍灣乘搭1A小巴,於德望學校落車。(前往方法眾多,詳盡資料請Google~)



上山過程中,睇到既風景總係會越黎越廣闊。
今次首先係東九龍一帶既景色。




將鏡頭左移,就會見到將軍澳北既景色。




而再往左睇,就可以遠眺到白沙灣既景色。(影既時候被樹枝擋住左sosad)




當繼續上山時,就會到達出名既自殺崖。




到達自殺崖之後,整個九龍半島都能夠盡收眼簾。




往山上進發。
直至睇見呢個發射站,就表示你已經到達九龍既最高峰,飛鵝山頂。




除此以外,當日我仲見到◢ 同 ▉ 既追逐故事。




仲有。













最後,附送上山時捕獲既野生小豬一隻~




最後幾句。呢排聽講多咗人上大東山,但同時,山上既垃圾因為多咗人同部分人既唔自律而增加…(相關新聞:【圖輯】大東山垃圾處處 你忍心我們的郊野變成如此嗎?

雖然多咗人上山,自己會好開心,因為表示更加多人認識同欣賞香港繁華既另一面,但若然代價係對自然環境既破壞,咁我寧願少啲人認識呢啲地方。香港係彈丸之地,每樣野都好寶貴,特別係自然既環境,無咗就係無咗。如果大家繼續唔愛錫呢啲僅餘既地方,下一代既香港,就只會見到石屎森林同一個個垃圾山頭。

下一次去行山,大家一定要做一個負責任同愛環境既行山友同影友呀!



攝於 2014.12.21 @ 飛鵝山

Facebook Page|Dorason Photography

http://www.facebook.com/dorasonhk

後記:
今次特別試下全程用廣東話打文章,一路打字,感覺似同緊另一個人對話咁~
我諗,呢個係作為母語既厲害之處~



2015-01-13

相片-我的2014的記憶拓展




時常覺得,人越大,時間越過得快

而相片,正好成為的記憶的物理拓展

讓我在這個流失的過程中,為記憶填上更多細節



踏入一月,正式向2014說聲再見

在2014走得太遠之前,希望可以有一個小結

下以列出了上年在Page得到最多讚的十張相

(引號內是原本Facebook版本時的caption;按下相片便可進入至Page內)




1)2014.09.22 雨傘革命序幕-大專罷課首日 @ 香港中文大學百萬大道

  當日,沒有人知道之後三個月將發生甚麼事情。

  身穿白衣的人,擠滿了整條百萬大道。

「擔當了學聯的攝影師。

要以相片,記錄港人譜寫自己的歷史。」




2)2014.09.22 記錄雨傘革命的畫家-Perry Dino @ 香港中文大學百萬大道

  若是社運常客,你很可能會見過他的蹤影。

  有線亦曾專訪過他,有興趣可按下連結:http://goo.gl/QM7Z2P

「在烽火台前有人舉筆作畫,將罷課種種刻劃描繪。

後來回家時在火車上碰上了他,看見已經完成的畫作,
心裡不自禁有一份悸動--每個人都在自己的位置上努力。

他說,希望之後有機會舉行畫展。
嗯,我也期待。」




3)2014.09.22 連儂牆的前身 @ 香港中文大學百萬大道

  金鐘佔領區標誌之一的連儂牆,曾記載了無數人對真普選的願境。
  
  但原來早在罷課首日,中大本部科學館的外牆,已被貼上無數同學的渴求。

「一人一留言。一開始只有聊聊數張a4紙,
但離開百萬大道時,整個牆壁都是留言。這是群眾的力量。」




4)2014.07.29 看見如鳳凰的日出 @ 鳳凰山山頂

  不知在何時開始,喜歡上登山觀日。

  山上的平靜,讓人可以更加專注地欣賞大自然,以及感受造物者的心意。

「有雲彩,起行
起行,有雲彩

當休息夠了,便會懷念山上一片雲彩」




5)2014.10.07 真男人的再定義 @ 旺角佔領區(彌敦道與亞皆老街交界)

  當黑社會亂打佔領者,卻被警察冷淡處理後,出現一股守旺角的論述。

  他們認為,守著旺角,保護同行者,是真男人的行為。

  而我,當然也有守過。

「守過旺角既先至係真 · 香港男人。」




6)2014.09.21 走在大東日落下 @ 大東山山頂

  多次上大東都只是看日出,看日落是第一次。

  半日假期,與朋友飯後上山,落日後下山,也不錯。

「921,全港大罷課前一天,一切開始之先。

當日與朋友到大東,登頂時已是黃昏,看到希望在前。」




7)2014.03.05 香港老屋邨 @ 彩虹邨

  在牛下重建未完成時,政府就已向大眾公佈潛在重建可能的公屋屋村。

  彩虹邨這老牌東九龍公屋屋邨,也列在名單上。

「以前啲公屋設計真係各有特色,但政府話陸陸續續會重建了…

題外話,唔講唔知,原來彩虹邨既設計拎過獎架!(from wiki) 」




8)2014.08.28 旭日東升 @ 韶關丹霞山

  看過無數次日出,卻都只是在西貢和大嶼山看,到外地對我來說,也頗新鮮的。

  猶記得那兩點進睡,四點醒來的一晚,真的不易過。

「第一次於香港以外看日出」




9)2013.05.24 T264的必殺技-車外風景 @ 青海西藏交界

  這並非2014年間的相片,但卻是在年間Post出來的相片,所以仍計算進本文內。

  那是第一次遠行。

  在五十多小時內,火車廂房內的玻璃窗,是變幻不停的魔屏,使人雙目不能離開。

  從城市走到鄉村,再走到荒原和雪地。外面由初夏,變成嚴冬一般。

  (關於火車旅遊的話,看這篇

「火車旅遊其中的好,是看得見沿途風光。

在T264上第三天早上八時,估計處於青海邊界,準備進入西藏地區。」




10)2014.09.11 夏盡的餘輝 @ 觀塘海濱長廊

   自從教會搬了去觀塘以後,多了機會接觸這東九龍的核心區。

   從這裡可以發現,香港這個石屎森林美麗的天際線。

「日落前後 天色總是變幻莫測 」




要為上一年作小結。

所以,除了上面那十幅,在這裡也想分享2014年當中,自己重視的一些相片。



1)2014.07.03 柬埔寨的夜空 @ 柬埔寨金邊

  這是沒有Post過上Page的相片。

  拍攝地點是金邊一教會的天台,這張相片是短宣期間一個月內,唯一拿出單反拍的相。
  
  當初到達,看見四遭都是新鮮事物,恨不得拿相機出來好好遊走一番。

  但我知道那不是旅遊,所以好好忍住了。

  在金邊的最後一晚,決定拿出相機,拍下星空,

  好讓自己記得那段為金邊教會服侍而按奈影相欲望的日子。

「最後一日係金邊合一教會服侍啦!

感恩遇上係呢邊既所有經歷

五半,起身出發去西港」




2)2014.07.18 偷看大世界 @ 北京景山公園

  到北京是第一次獨個兒遠行。

  有天,半日內行完天壇公園、紫禁城和景山公園,累得要死。

  那時,自己就像這個孩子一樣,偷偷地參觀著這個世界。

「兒化音:

你在看啥呀? 」




3)2014.12.11 歷史的步伐 @ 金鐘佔領區(夏慤道)

  經過近三個月的佔領,即使大家使出百般努力,即使眾人都疲累,

  我們的政權仍然絲 毫 不 讓。

  所以,我們仍然要走下去。

  相信真理和歷史會站在我們這一邊,將成為之後一直追求公義的力量。

「老實說,今晚是百感交集的。
看到有人列隊載歌載舞普世歡騰;
看到擦身而過的老婦人抹淚水;
看到由九月尾䇄立至今的藝術品;
看到自己曾經訓的好幾個地點;
還有更多,以致無法消化心情。

但無論如何,我們正在寫歷史。 」




時間過得很快,一年就在無聲間悄悄走去。

我相信,2015亦如是。

2015年,要在各方面都繼續進步。

在攝影方面,要嘗試更多種類的題材,也要更加努力地出相和出文。

而相片,將繼續成為我的記憶的拓展,把生命的豐富一一記下。



Facebook Page|Dorason Photograph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