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-02-28

往消失點的路途上-愛民邨

在這十至二十年來,政府所建的公屋居屋,大部分都屬於和諧式大廈。即使遊走在香港的不同角落,你也難以避免看到它們的蹤影,可謂「總有一橦喺你附近」。生活在乏味枯燥的城市,再加上倒模般的建築,叫人容易視覺疲勞。其實,在更早的年份,政府興建的樓房並不那麼單一,不同的屋邨之間各存差異,各有特色,例如老牌屋邨彩虹邨,就曾因其特色而獲得建築獎項;又如位處大坑的勵德邨,其中兩座便是全港獨有圓筒型公屋大廈。(筆記曾到過勵德邨,遊記在此


來到這次,筆者和朋友來到位於何文田的愛民邨。愛民邨於上世紀七十年代落成,距今已有四十年樓齡,屬第一代公屋。愛民與勵德其中一個共通點,是兩者部分單位都能夠遠眺維多利亞港,一個由港島向九龍望,另一個由九龍向港島望。另一個共通點是兩者都具大廈天井,勵德天井如其外型,為圓筒型,愛民天井則呈方型。居住在具有天井的大廈,踏出家門時可望到其他同層住戶,這點與筆者居住在和諧式大廈所遇的生活經歷迥然不同。在大廈內的地面、中層或高層往天井望,居民能夠觀看到由許許多多平行線造成的視覺效果,而這種視覺效果,亦是吸引筆者和朋友前往愛民的原因。


天井帶來的視覺效果,讓人聯想起小時候上美術堂的情況。那時老師教導我們畫透視圖,兩條平行線在透視下,將是兩條慢慢靠近的直線。即使在廣闊的白畫紙上,兩條線的起點各異,相距很遠,一個在東一個在西,或一個在南一個在北也好,假若兩線平行,終必會越走越近,止於消失點上。立於天井下的中央點仰頭,周邊的平行線四面來襲,然後,不難發現,它們都一同指向同一個消失點-縱使這個消失點在天空中,實質上是看不見的,而且難以估計它在多遠,但是你總能夠指出,那裡有一個消失點。有時候,真想拿起筆來,替那些被天空斬斷的平行線,一條一條地,連接它們回到理應的消失點。




遊走在各層之間,剛才提及那種「由許許多多平行線造成的視覺效果」,將一幕幕呈現眼前。





繼續往上走,原本變幻萬千的視覺,再有多一種元素參與。當日的拍攝時間是下午,太陽不再位於我們頭頂,這個達廿四層樓深的天井,只有高樓層位置才能受到陽光照射。這幾層因為陽光的參與,出現了一排排居民所掛的衣物,是整個天井中最耀眼而燦爛部分,卻同時也是這些眼看得見的平行線的末端部分。







位於這個末端的部分,再往上便是天空,那是想像中、看不見的平行線部分-往消失點的路途的想像續路。站在這裡,有種違和感侵襲,或是來自我們作為外來者不應亂闖民居;或是來自沒有人且空蕩蕩的走廊上出現了來參觀的旅行團;或是來自我們能夠預視這些平行線即將斷開,把空間交還予一片天空,可是我們認為往消失點的路途應該更長,因為真正的消失點在遠遠處,平行線不應在此斷開-走到末端的不應該是我們珍重而別具特色的一座座建築。


在發展這透視圖下,這些建築的消失點被強行改寫,由遠遠處,改為在這個樓頂上。發展的透視圖,把平行線斬斷,扭曲了我們的視點,扭曲了我們看事與物的價值,扭曲了這裡的一切。當刻發現,站在這往消失點的路途的末端上,才是違和感的來源。


勵德和愛民,一個在南一個在北,是對屹立地上的平行線,有誰能告訴我他們的消失點在哪?


攝於 2015.02.26 @ 何文田愛民邨

Facebook Page|Dorason Photography
http://www.facebook.com/dorasonhk

後記:這次旅程拍下人生第一筒菲林。菲林出的相好像真的特別有感覺,很神奇呢!上面的相片有部分是數碼機拍的,有部分是菲林機拍的,所以色調和感覺有兩種。另外,當自己看回勵德邨那篇時,發現一年前後,自己的文章也產生了大的差異,至少,文字的量也是翻兩翻(或許是以前真的太懶T_T)。


2015-02-18

行年宵-在人潮中長曝人潮

自從上次在西環試過長曝之後(地鐵以後-西環的海),便對那種凝住時間的效果著迷。昨晚,加上朋友說她想拍年宵人流的長曝,於是便一起到了維園年宵試試。

甫到步,看到的只有人潮。心裡想若放下腳架拍長曝,很容易阻礙人流,在你擠我擁的情況下,曾打算放棄。後來到達維園中部那片沒有檔攤的位置,希望便重燃了。最後,在那選擇了對路人造成最少阻礙的地方放下腳架。拍的時候,走過的路人都沒有投訴甚麼,反而是對著立定於腳架上的鏡頭笑、揮手和舉V字手勢,哈,香港人好可愛。

可惜,這是長曝,你們沒有停下來十秒八秒的話,你最後只會化為點線面。曾與鏡頭交流過的每一位,實在不好意思了!

《混亂中一點靜‬》


《消失在人海》


《靈魂出竅》


《努力》


Canon G1 X Mark II    ISO100    F/16    25s/30s    w/ integrated ND filter

曾經以為自己只是喜歡拍郊野風景照,但嘗試過其他題材,如長曝、人像以後,才明白那只是自己不敢踏出安舒區而產生的想法。接觸了新的題材和手法以後,當初那種按下快門的感動就回來了。2015年,將是要走更遠的一年。

攝於 2015.02.17 @ 維園年宵

Facebook Page|Dorason Photography



2015-02-09

地鐵以後-西環的海

自小都未踏足過西環,而最近西港島線開通了,燃點了我這個小伙子對它的興趣。趁著這裡未被地鐵開通帶來的升租巨浪淹沒前,我和朋友今天就來這裡走了一回。

話說回來,即使是香港境內,只要是那個地方你一直未曾踏足過,當第一次前往的時候,總會有種難以形容的喜悅,或是來自未知感;或是來自你知道自己腦海中的香港版圖又將擴闊一點點的想法。回程時發現,這種感覺與旅行的感覺原來同出一轍──旅行並不是指要到老遠的地方,只要帶著探索和期待的心,在小小香港你也能遨遊一番。

西環的範圍頗廣闊,東至西營盤,向西至石塘咀、堅尼地城都算是西環。今天,我和朋友就到了西環碼頭和泳棚。

明白這裡是個例位,藉著網上的照片,其實已經「到訪」過這裡無數次。但當雙眼來到這個畫面前,仍會有一種震撼。我相信也就是這份感覺,驅使無數位影友按下快門。







到過泳棚後,就轉移至同樣是位於海邊的西環碼頭。這裡是另一種感覺。





這是短短的一篇,不是教學,不是技術討論,是感受和相片分享,是小記。

如果要到西環泳棚,可到中環碼頭的小巴站乘54號小巴前往,下車後只需走一段不太長的樓梯便可。如要前往西環碼頭,則只需乘地鐵至堅尼地城站,於B出口出閘,沿士美菲路往海傍方向一直行便可。

攝於 2015.02.08 @ 西環泳棚、碼頭

Facebook Page|Dorason Photography
http://www.facebook.com/dorasonhk

後記:
原來2013年時,政府早已經有了西環碼頭的發展計劃。看來,這個可以讓大家自由自在的小小區域,很快就會被規範化的種種所淹沒..
政府文件-西區海濱概念性總體規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