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-04-28

嘉頓山上-萬家燈火下的剪影

當初接觸攝影,有時候能靠著運氣,拍攝到一些令自己興奮的照片。記得有次到東平洲,在日出太陽下拍攝朋友,照片中的朋友竟成了黑色人影。雖然之後很快便明白,這是由於相機測光系統在強光下,自動將快門速度提高,避免過曝所致,卻不知這個情況下的照片可謂剪影。


多年以來,剪影成了自己其中一個常用的攝影技巧。尤其是在光差強的環境,例如日出、日落時,剪影就成為一種難度不高,效果又令人滿意的技巧。可是,慢慢地發現,不論是自己所拍下的,抑或是網上看到的,大多數剪影照片的光源都是太陽或者天空。

要拍下一張剪影照片,只需要背景光遠多於主體受光,以及相機根據背景光而設定拍攝參數,再按下快門便可。其實在我們生活的都市,不一定要在日出日落的太陽下,或是天空下,才能找到「背景光遠多於主體受光」的環境。

現代都市每到晚上,萬家燈火燃點,都會形成五光十色的璀璨景象。不論在維港兩岸,抑或是鄰近市區的山嶺之上,都不難找到「背景光遠多於主體受光」的環境。

這次筆者和朋友,在晚上到了位於深水埗的嘉頓山,便利用了深水埗一帶的燈光,拍下一輯剪影照片。


選擇嘉頓山,不單因為方便到達,而且山上的樹,更可成為照片前景。


這張,可不可以成為汽水廣告呢(笑)


而這張,背景光則是欽州街的路燈與車燈。


在香港這個現代都市,實在有太多人造光源。除了太陽和天空剪影,還有維港剪影、車軌剪影。剪影的無數個玩法,就等待你和你努力去發掘了。(筆者有次以大帽山禁區內的燈光拍了一輯剪影,有興趣的可按這裡

要到嘉頓山,可從深水埗或石峽尾出發,筆者這次選擇由石峽尾地鐵站A出口,沿窩仔街步行至白田街,再轉入巴域街,由美荷樓側的上山入口登山。路程大約是20至30分鐘。


同行的朋友是The Amélie 3.14的成員KIWI,歡迎大家到她的Page按讚支持呢。

Facebook Page|The Amélie 3.14
http://www.facebook.com/theamelie3.14


攝於 2015.04.26 @ 深水埗嘉頓山

Facebook Page|Dorason Photography
http://www.facebook.com/dorasonhk

2015-04-23

菲林的追日旅程-Provia 400X

第一篇講述自己的菲林歷程。

Provia 400X,即RXP,是富士在2013年7月公佈將停產的、最後一筒ISO達400的正片菲林。在2015年的今日,RXP雖然已經停產,但市面上仍然可以買到未過期的最後批次,唯每筒售價接近港幣一百元,幾乎是市面最貴的135菲林。

在富士的官方網站上,列出了RXP的特性:
  • Brilliant Color Reproduction
  • Fine Grain
  • Rich Tone Reproduction
  • Excellent Long-exposure Suitability
  • Superb Push/Pull Processing Suitability
  • Enhanced Color Image Storage Permanence and Fade-resistance

官方所列的,與網上評價也頗為相近。網上一般都說RXP相比起同牌的Velvia,色彩比較平實。另外,RXP顆粒雖不及ISO100的正片細膩,但以ISO400來說,亦不過不失。不過,RXP最重要的特質,依然是那一點,它是這個地球上,最後一款停產的ISO400正片。


自己接觸銀鹽攝影日子不長,幾個月來只拍過十餘筒菲林,當中大部分都是負片,拍RXP之前,就只有拍過Rollei的CR200是正片。因此,這一個新手,在這裡只想分享一下拍這筒菲林的經歷和感受,並無意,亦無能力談太多RXP的特性、適用場景和技巧等等。

而之前大多數都是拍負片的原因,是正片的售價和沖費較高,生怕任何差池,會使荷包的厚度,死得不明不白。這次拍RXP,心情也是戰戰兢兢的,不單是因為RXP昂貴,更是因為它已經停產,拍一筒,世界上就少一筒RXP,十分可貴。故此,一直希望等待遇上好天,才從防潮櫃拿它出來「享用」,一方面好天拍出來的相片觀賞價值較高,另外好天氣也為拍攝的成功率提供了保障。

自從四月開始,天色一直不好,整片天空經常都陰陰沉沉。但是在上星期,有幾日的天氣突然轉好,於是便拿了RXP去拍日出和日落。這次用的相機是剛買的傻瓜機Pentax Espio 80。


不知道是RXP的色彩特性,抑或是傻瓜機的鏡頭發色(特別是這部Espio沒有Pentax的招牌SCM鍍膜加持),還是沖曬店掃描設定的關係,這筒RXP拍出來的顏色比想像中平淡。


這幅失焦了。不過在高反差情況下,失焦在傻瓜機身上應該很常見吧。


聽說正片的寬容度較差,本想利用這個特性,與友人在日出的強光下拍剪影,但沖出來的結果與想像並不相乎。
(事後檢討:如果真的成了剪影,恐怕有一位朋友要被消失了,哈哈!)


當日日出只拍了十格左右,眼見還剩下二十多格菲林可拍,便想利用它捕捉整天的太陽。於是看完日出回學校時,也沒有從袋中拿走相機,決定把相機帶在身上一整日。

在這個上課天,本以為不會有太多機會拍攝,怎料在校園的不同角落,也相繼與太陽碰面。


傻瓜機的抗眩能力不好,但有時候卻成了照片可愛的原因。


經歷兩星期的陰天,在晴天日子當然不會放過日落。雖然黃昏時的天色和能見度,已經比早上為差,但相比過去十幾日,已經好太多了。再者,自己真的想為第一次接觸RXP留下美好回憶,以它來記錄四月十七的日出與日落,於是便到了觀塘海濱公園,捕捉在一天裡面,象徵太陽生命完結的日落。


幸好趕得及。真的,拍到的是太陽的最後一剎。


整日下來,拍了大概三十張照片。隨著拍下太陽逝去的經過,我手上的RXP,也快拍完了,正步上它的逝去旅程。然而,看著這個日落,真正的感受是,地球上所有的RXP,甚至是整個菲林世界,也好像下沉中的夕陽一樣,踏上了一去不返的逝去征途。

相逢恨晚。

當我接觸菲林的時候,已經是2015年。昔日繽紛的菲林世界,早已被數碼洪流沖刷得只剩下一個小島,而小島的背景,就是一顆正在下沉的落日太陽。在菲林市場萎縮的十來年,各大廠商林林總總的菲林,包括如Kodak的E100VS這些甚受歡迎的菲林都相繼停產。廠商寄望藉停產部分菲林來重組和優化生產線,為菲林找尋可持續的未來,企圖煞停落日太陽,化身日不落。成真的話,你說多好。

置身於這個大環境,使用菲林時總會不自覺有種說不出的嘆息,好像自己也同與菲林站立在日落與夜幕的邊陲,太陽即將逝去,夜幕降臨,此刻的光影變化將不復存在。有時候,我會嘗試重讀菲林往日的歷史和光輝面,追溯它的日出與正午,但自己實在做不到抹去眼前落日這一事實,將嘆息收起。或者,我和菲林真的是相逢恨晚。如果我能夠在日出或正午的時候認識菲林,不用嘆息,不用顧慮何種菲林將何時停產的話,你說多好。

我想,之後每每使用菲林的時候,都會帶著興奮卻同時失落的矛盾心態。希望這裡的分享,可以使你和你對菲林產生好奇,然後有朝一日,有更多人使用菲林,感受它相對於數碼的不同處,RXP、E100VS的生產線會再度運作起來,我便不用抱著這個矛盾心態來使用菲林。太陽真的逆轉的話,你說多好。

攝於 2015.04.17 @ 萬宜水庫、中文大學、觀塘海濱公園

Facebook Page|Dorason Photography

2015-04-09

香港東部小島-鹽田梓


鹽田梓位於西貢市中心對出海面,島上南部所建的玉帶橋,使其與滘西洲相連一起。鹽田梓在最高峰時有過千人居住,唯現在已人去樓空,並無居民長居於島上。不過,鹽田梓的居民現在會於假日開辦街渡,以及在島上經營士多,並提供導遊和接待等服務,每逢假日,鹽田梓都熱鬧非常。

關於鹽田梓的名字由來,我就不詳述了,引用了西貢鹽田梓村網站的一段給大家:
鹽田梓,又名鹽田仔,是一個位於西貢內海的小島,距離西貢墟約3公里,面積不到一平方公里。開村先祖是一對陳姓夫婦,在三百多年前由中國觀瀾移居到沙頭角東北寶安縣的鹽田村,再由鹽田村遷至此地,設田曬鹽為生。“梓”是指鄉里,意思是不忘故鄉。出處
至於為甚麼大家,甚至是島上的路牌寫的,是鹽田仔而非鹽田梓,據說是因為遷就廣東話的口音而改成的,信不信就由大家了。而我,書寫的話都會選擇寫鹽田梓。

初次到鹽田梓,是中學參與外展訓練的時候。當時教練給我們的任務是在島上執拾六千枚BB彈,想起也覺得可怕。後來,再到這裡都是以拍攝為主。

甫登島,就看到有兩位年輕人,賣自家釀製成的啤酒。自己實在欣賞他們的熱血,而且也很支持本地產品。坦白說,他們賣鹽田啤,其實和自己拍照寫文都很相似,都是嘗試為香港本土注入一些新內容,發掘出在這片土地上,未被人發現的一些新可能。(鹽田啤的Facebook Page|Mak's Beer


鹽田旁有一小檔攤,賣的是結合鹽田產鹽和天主教背景的小飾物。相中的他們是義務來幫忙賣物的,所賺的都會用來支持島上復修與活化。鹽田的宗教色彩,是來自早兩個世紀時,有兩位天主教傳教士曾在島上服務居民,後來全島居民都受洗入教的歷史。亦因如此,鹽田梓村也有教友村的稱號。在遊歷小島的時候,不難發現不同具有公教色彩的事物,例如在郊遊徑旁,便有些刻上聖經金句的小牌。




既是教友村,就不可能沒有教堂。島上的聖若瑟小堂是鹽田梓的地標,在碼頭登島後走幾分鐘便可到達。


在風和日麗的日子,教堂屋頂的橙啡瓦頂,與藍天青草都是絕配。




由於島上的小屋大部分都已荒廢,所以能夠輕易進入內拍攝,對於喜歡廢攝的人來說,我猜鹽田是聖地吧。(但要注意安全呢)




除了教堂和廢墟,島上還有的,便是小島曾經燦爛的見證-鹽田。鹽田至今仍未荒廢,由營運小檔攤的保育中心保持其運作。鹽田產鹽的原理是待海洋潮漲時,讓海水流入鹽田,並在潮退前堵塞鹽田,讓海水在一片片鹽田上蒸發,使鹽結晶。而鹽田的外觀,其實跟一個個水池無異,只是水真的很淺,大概只有幾十厘米深。




要前往這個小島,可在西貢碼頭乘搭村民辦的街渡。離開時,我們碰上了可以坐在船頂的街渡。能夠在夕陽光照底下,航行在被西貢山嶺包圍的海峽,絕對是都市人的快慰。


在這次旅程,實在感謝KIWI跟CACA,讓我嘗試新的方向。她們兩個其實也是我的同路人,透過分享,探索身邊的小確幸,如果大家想了解她們,可以到她們的facebook看看呢!

Facebook Page|The Amélie 3.14
http://www.facebook.com/theamelie3.14



攝於 2015.03.08/29 @ 西貢鹽田梓

Facebook Page|Dorason Photography
http://www.facebook.com/dorasonh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