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-07-15

5705天前的黑白-柯達TMY400



筆者接觸菲林攝影日子尚短,幾個月內不停試拍各種菲林,嘗試撥開菲林世界的雲霧,看多一點攝影在過去很長時間一直保持著的那一張臉。在試的過程,偶然遇上拍攝過期菲林這回事。


在這裡先補充多一點點,菲林的原理就是透過快門的開合,讓定量的光線散落在一小格菲林上,以光線來激活菲林表面那一層比紙薄的銀鹽,繼而進行化學反應,將某時某地的光影變化凝結保存下來,最後形成我們日常理解的相片。但是這些銀鹽就像食物一樣,有過期的一天,菲林過期後,很可能便不能如保存期內一樣運作。沖曬出來的相片,或有偏色,或有更多顆粒,沒有人能夠準確預計沖曬出來的效果如何。


於是,筆者除了尋找不同的新鮮菲林,過期菲林也出現在蒐集List上。而這次的Kodak TMAX 400是筆者家中,少數過期多年卻被一直雪藏的菲林。因此相信這卷菲林上的銀鹽,應該不如一般過期菲林,有強烈的特別效果。也因此,選擇了以這卷作為自己拍攝過期菲林的開始。


菲林時代,柯達曾一度是攝影的同義詞,柯達即攝影,攝影即柯達。在數碼時代,攝影巨人的故事你我皆知。話雖然此,柯達至今仍然是世界上最主要的菲林製造商之一,生產線覆蓋著彩色負片、黑白負片和黑白正片。Kodak TMAX 400是Kodak的黑白負片,又名TMY 400,感光度為400,以顆粒少和銳利見稱,現時仍未停產。


筆者手上的TMY 400於11/2000過期,因此製造時應該是上世紀的事情。這十幾年間,這五千多天期間,它一直被放在雪櫃中冷藏。然而世界仍在轉動,各種我們想像得到的事情,和各種我們想像不到的事情,一直在發生著。


十五年,能夠看著母親臉龐上的皺紋增多;看著孩童從母腹走進中學;看著手機由黑白屏演化到微電腦;看著菲林攝影被數碼化侵襲;看著香港由董伯伯變成梁振英時代。


不知,你是否像這位一樣,正身處地鐵,拿著手機看這篇呢?十五年前,你在地鐵上又會做甚麼呢?


過期的菲林,被誤帶到另一個本不屬它的時代,且與這個異世代的每一道光線產生化學反應,生成結連兩個時空的影像。快門釋放的一剎,攝影者像在兩個世界來回,成為時空的穿越者。拍過期菲林的樂趣,不單在於那種不確定性,更加令人享受的,是見證每一張照片與另一個時空的連結。

你,想一嚐來回時空的滋味嗎?

Facebook Page|Dorason Photography
http://www.facebook.com/dorasonhk

PS:拍攝的,是Fujifilm的迷你隨身機,Silvi F2.8。



2015-07-02

東九龍看台-魔鬼山


由港島和九龍組成的維港兩岸,燈火璀璨、五光十色,一直是香港的地標。這景色,不單使香港成為唯一兩次入選「世界三大夜景」的城市,在2012年,亦助香港奪得Cheapflights.com的「十大天際綫」城市之首。不論對於旅客和攝影愛好者而言,都希望尋找拍攝兩岸燈火的地點,將城市光影記錄在感光元件(還有菲林呢!)上。除了熱門的地點,如尖沙咀和太平山頂的盧吉道外,位於油塘的魔鬼山亦是一個能夠觀賞和拍攝維港兩岸的位置。


除了維港兩岸之外,整個九龍半島亦是魔鬼山能欣賞的城市風景。用廣角鏡頭可以拍下石屎森林的浩瀚;利用長焦鏡頭,亦可搜尋有趣的構圖,例如是降服在獅子之下的石屎森林。


魔鬼山位於油塘和將軍澳之間,亦是維多利亞港東部的「門口」,因此立於山頂,向西可以觀賞維港兩岸和九龍半島,向東亦能夠把將軍澳南(連同前篇提到的釣魚翁呢)、清水灣,以及藍塘海峽一帶的風光收入眼簾。視野遼闊的優勢,更曾在上世紀初獲英軍看中,在山上建立碉堡和砲台,守衞維港,使得魔鬼山亦有砲台山一稱。


自己一直喜歡走到魔鬼山頂,除了視野之廣,更加是因到達山頂的難度不高。於油塘地鐵站出發,走四十五分鐘至一小時便能登頂。而下山則更快,由山頂回到登山入口只是十五二十分鐘的事情。至於詳細的路線,google大神的存貨很多,所以就不在此贅筆。


多年來不知來到這裡多少次,所以這篇的相片不都是於同一日,或一個短時期內拍的,而是橫跨了數年之久。回望這些相片,有數碼有菲林,有日有夜,亦有自己不同時期的後製風格,就當這篇是個小回顧吧!


攝於 2012.05.09 - 2015.07.01 @ 魔鬼山

Facebook Page|Dorason Photography
http://www.facebook.com/dorasonhk